Blogaholic
Logga in
·
Styr upp en egen blogg

幾度秋涼

小城的第四個年頭,依然無法適應這種只分冬夏、無關春秋的天氣,突如其來的一場雨瞬間冰冷了整個世界,讓心也跟著涼了幾分。頭上撐的傘,陪伴了我好多年都沒捨得換,記得那一年昏黃的燈光下,也是撐著這把傘走過了我們的第一場雪,可那點溫暖還沒來得及散盡就匆匆說了再見。可是那句“再見”,於我是最美的寶寶椅 諾言,而你卻從未懷念。 
還沒看夠滿山的蒼翠,一片飄落的銀杏葉便帶來了半個冬天,絲絲涼涼的秋雨,驟降的氣溫還有冰涼的手心。秋天最美的記憶是高中那會兒學校裏的一樹銀杏,僅僅是紛紛揚揚飄零著的葉子就可以美麗一整個季節。恐怕也只有那個年紀才有那種落葉題詩的興致,還記得當初你一邊嫌棄我幼稚,一邊在我遞過去的葉子上留下雋秀字跡的模樣,“人生若只如初見”,一部《飲水詞》,你最愛這一句,不經意的落筆一語成讖,變成了如今的我們。
站在陽臺看著遠處的山,一重又一重地禁錮著,好像怎麼也走不出去,其實只要一張單薄的車票就足以離開這個地方,就像當初輕易地離開了日思夜想的那座城,然後記憶裏只留下了獨自漂泊的銀杏,遍地落紅的薔薇,和再也回不去的我們。我想,每一份深入骨髓的相思,也許並不是真的高血壓飲食 多值得懷念,只是因為求不得,所以放不下。 
“碧雲天,黃葉地,西風緊,北雁南飛。曉來誰染霜林醉,總是離人淚”,王實甫筆下的秋,是一種蕭瑟遇上離別後迸發出的讓人悲傷的力量。離別之後,再看到當年走過的風景,連西風中的落葉都不願再陪我逗留,匆匆地飄零墜落,那樣的慌亂一不小心就驚動了回憶,只是當初有多美好,如今就有多悲哀。秋日的風,不算急卻吹出了眼淚,緩步前進,我以為可以把你忘在這刺骨的風裏,可是當初並不深刻的你,怎麼現在卻像是刻了骨、銘了心,再也驅趕不盡?
我知道,不是所有的相遇,都會有美麗的結局,我也知道,年少時單純的微笑,根本就溫暖不了半生的時光,也許最初的美好早已在歲月的侵蝕下蕩然無存,可是遇見過就忘不了,即使,最初的你,沒能變成最後的我們。任性地走在雨裏,秋天的雨細密如絲,走了很遠很遠也只是沾濕了肩頭,但那點冰涼輕易地透過單薄的外套滲進了心裏,無處安放的悲傷就在那一刻洶湧而至,多少次的抬眼回眸,看到的都不是期待的模樣,那時才真正懂得,我剩下的只有孤孤單單的一個人。在那場青春裏,幾乎是掙扎著度過了一段荒唐的時光,可最後成全了別人,卻沒能解脫了自己。
再回頭看段場顛沛流離的日子,總覺得自己卑微得有些可憐。當初拖著笨重的行李箱坐上火車,我以為自己會嚎啕悲戚,可真正走到了那一刻卻是出奇的平靜,看著車窗框成的一幅幅圖景潤膚霜 由熟悉到陌生,看著那座城一點點後退最終淡出了視線,瞬間了然,經年的執著癡狂,原來那麼輕易地就結束了,甚至還來不及回憶就消失殆盡。
所有時光中的故事,都在歲月裏醞釀著自在悲喜,只是記憶裏最初的我們,早已染上了時間的風霜,連回憶都殘破得不像樣。我獨自行走在秋日的風裏、雨裏,循著不堪回首的記憶,一步一步遠離著我們的曾經。

Publicerat klockan 06:24, den 17 oktober 2016
Postat i kategorin Okategoriserat
Dela med dig på Facebook, MySpace, Delicious

Det finns inga kommentarer

Skriv en kommentar

Namn
Email
Bloggadress
Vad blir sju plus åtta? (Svara i siffror.)
Kommentar